您的位置: 外语 >本文

原创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

发布时间:2020-07-03 06:26:59   来源:搜狐教育-外语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网友投稿,经过方步亭原型:编辑发布关于"原创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

原创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

作者/郝德秀 编辑/ 冯寅杰(本文原载于《创业人》杂志 原标题《开口说英语——访BoNa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

一部原版

一部英文原版的Steve Jobs躺在临窗的桌子上,下午的阳光打过来。一共571页,很厚,它的主人——朱博——已经翻到第71页了。

“我现在正强迫自己看书呢。”朱博笑着说。忍不住,他又加了一句:“看电影多好。”

很多人都曾被告知,看英文原声电影有助于学英语。大多数人得此“忠告”后,兴冲冲地看了一堆电影,为在漫长剧情中偶尔能听懂的一两个词而暗暗得意。

“但看完那么多电影之后,你再开口说英语,水平就真的提高了吗?”朱博反问。“很多人想通过看电影学英语,初衷是好的,结果却没那么美好。因为,只有英语水平达到A2以上的标准,才能听懂电影里说的是什么。如果英语水平不高,看电影却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对学英语反而没有多大益处。”

朱博所说的A2标准,源于CEF的语言能力分级标准。CEF,又称CEFR,其全称是“欧洲语言教学共同纲领(The 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CEF将语言的实际运用能力分为三等。其中,一等为Basic User初级使用者(A),包括入门级(A1)和基础级(A2);二等为Independent User独立使用者(B),包括进阶级(B1)和高阶级(B2);三等为Proficient User熟练使用者(C),包括流利运用级(C1)和精通级(C2)。

BoNa博纳英语正是依据此标准,进行课程设置。朱博也是据此而亲自编写教材——所以,他现在正在“强迫自己看书”。

BoNa博纳英语现在用的教材,并不是传统的新概念、朗文等,而是Let’ s Talk系列,专门从美国买来。书里没有长篇文章,全是对话和短文。这种轻松与随意,也恰好反映了BoNa博纳英语的教学理念。

“我们算的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口语学校。从授课方式来说,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语法,我们要求学生要用最简单的词语来描述最难的事情——很多过了六级的学生都解释不清楚一个事物。在授课内容方面,我们强调学会弱读而非连读,学会弱读才能有阴阳顿挫的感觉。”

原创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

二次创业

关于创业,朱博给出了三个明确的原因:

“首先,我是北京人,而国内很多企业或者老板不太愿意用北京人,觉得北京人天生太优势——至少我找工作时,比较困难。”朱博坦言。“还有,我希望年轻的时候可以折腾折腾,否则别的老板都折腾过了,自己未免也太过于平淡了。再有,可以从创业中找到一种奋斗目标。这样,做起事情来才会比较有意思。”然后,想了想,朱博自己作了一个总结:“以后也可以对别人讲,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这么多人生经历——没白活。”

现在回头看,自2008年回国后,朱博发现,自己的工作,离不开“英语”和“创业”这两个关键词。

“我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望京给一个老外当助教,一个月1200块钱。当时还在一个杂志社兼职做摄影记者。后来,我就跳槽去了一家金融公司,还是一个月1200。”朱博有些“愤愤”。

当然,这期间,他也一直在各个培训学校当英语老师,用他自己的话说,“知名点的也去过,普通点的也去过”。

在第二份工作期间,他接手了老板投资的一家公司。“说白了,就是我把那家公司给盘下来了。”

经营这一家公司,让朱博有了第一次创业经验。因为是半途接手,遇到的麻烦事情也特别多。“到最后月,撑不下去了,就把公司给盘出去了。不过,这期间,别的创业者遇到的没有遇到的问题,我都遇到了。等到今年创办BoNa博纳英语,心里就很有底气了。”

2011年10月份,朱博告诉朋友们,他要出来单飞了——BoNa English博纳英语,成立了。

朱博将学校选址在地铁宋家庄站旁边的扑满山写字楼,是因为这里是地铁5号线和亦庄线的交汇处,这里越来越多的楼盘也预兆着人流量的不断增加。

在英语中,bona和good同义,常见词组为bona fide,意为“真诚的”。而Bo也正巧是朱博的中文名字兼英文名字。“赶巧了,也正好印证了我当初创办语言学校的初衷:以真诚的态度对待每一位客户。”

朱博介绍,BoNa博纳英语现在面向的人群主要为上班白领,其教学重点,不是语法,而是口语。“更确切说,我们不教语法和音标,我们最大的特色就是口语。”师资方面,朱博说:“我们对老师的要求不是学历和词汇量,而是口语有多厉害。词汇量很大而真正张口说英语时蹦不出几个单词的人,比比皆是,这就是认知词汇量和使用词汇量的脱节。说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掌握了多少词汇。”

BoNa博纳英语的课程设置以两个小时为一个课时,面授课一般需要三个月,而网络课程为一个月。现在,除了经常来上面授课的学员,朱博还需要通过网络,给两个澳门学生上课。

原创博纳英语创始人朱博:要让中国人开口说英语

他乡三年

2005年,朱博高中毕业后去加拿大留学,专业是计算机和工商管理。他的第一个学校是位于安大略省的温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indsor)。“温莎大学的学费太贵了,后来我就转去了甘露市(Kamloops)的TRU(Thompson Rivers University)。”朱博说。

刚到加拿大时,异域他乡,朱博很少开口说英语。“我的舍友是一个加拿大人。刚开始,我基本上每天只和他说三句话:Good morning, Good afternoon, Good night。”

后来,为了和周围更好地进行语言交流,朱博开始海量地看电影。他至今还记得自己买的影碟:《老友记》第6季、《超人前传》……一部《终结者》,他看了20多遍。

当然,出国前,在北京中加学校读完高中的朱博,英语水平已经达到了可以看懂电影的A2标准了。

“在加拿大第一年,开口说英语,是真不行。第二年,就还可以了。到了第三年,就完全OK了。”朱博说。

如今,创立BoNa博纳英语后,朱博说:“能听懂VOA新闻,不算什么难事儿。如果你听不懂电影台词,这就是个事儿了。”

这也是BoNa博纳英语慎用外教的原因。“首先,在中国的很多外国人并不懂教育。聘他们为老师,他们可以陪你聊天,但不会具体教你怎么说英语。而且,他们语速很慢。正常情况下,他们的语速要快一倍以上。”

然后,朱博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形容男生长得很帅,不能用pretty和cute这两个词——哦,可以形容18岁以下的男孩儿——因为这两个词有花哨、轻浮的意味,正确的用词应该是handsome。如果一个外国人和你聊天,他是不可能告诉你这些的。因为聊天不等同于授课,聊天只需要听懂对方的话即可,授课是需要讲授知识点的。”

用一句话概括BoNa博纳英语,朱博说:“You are not an English learner, but an English user(你是英语使用者,而非英语学习者)。”

⊙ 以上内容版权归属「iNews新知科技 」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jyqqw.com/waiyu/627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中国在线学习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在线学习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占个座,楼主好

875

来自湖南省醴陵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看看

875

来自山西省忻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支持下

875

来自江苏省宿迁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追贴mk

875

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一路狂追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