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 >本文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发布时间:2019-11-30 08:26:47   来源:搜狐教育-新闻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河南省新郑市的网友投稿,经过匿名编辑发布关于"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11月21日至24日,由上海公共外交协会和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共同举办的第三届“韩中青春远征队华东地区探访活动”在上海启动。来自中韩两国的44名学生探访了上海、嘉兴、杭州、镇江等地的韩国独立运动旧址。

今年恰逢韩国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三一运动”和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一百周年,韩国国内也举办了多场纪念活动。今年7月,因日本二战时期强征劳工问题的争议,日本对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日韩关系由此急转直下,甚至由贸易领域外溢到军事安全领域,直到前几日韩国决定暂不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两国关系才略见缓和。

正值韩日关系因贸易问题和军情协定陷入僵局之际,10月底,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随中国外交部新闻代表团来到了韩国忠清南道天安市,参观了韩国独立运动的独立纪念馆。此次活动为我们透过历史教育的角度观察韩国与其东亚邻国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别样的视角。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韩国独立纪念馆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廖婧雯 摄

反日情绪与历史教育

1945年,日本战败,朝鲜半岛终于摆脱了日本长达35年的殖民统治。当时韩国国内就曾有声音要求建立独立纪念馆,只是当时由于各项条件尚不成熟迟迟没有建成。

独立纪念馆事务秘书长申用宽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道,由于1982年发生了日本教科书歪曲历史的事件,韩国人意识到独立精神的重要性,并以此为契机,由全体国民共同捐款建立起独立纪念馆来展示研究韩国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历史,并且从事相关教育活动。1985年8月15日,独立纪念馆正式竣工。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位于独立纪念馆西侧的朝鲜总督府旧址废墟

纪念馆占地394万平方米,建有7座展示馆、圆形剧场以及象征造型物等的68栋建筑,拥有9万多件历史文物,还原不同时代、不同主题的独立运动史。在展馆内,可以看到日占领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半岛的侵略史以及韩国进行抗日斗争的斗争史。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独立纪念馆前树立着815面太极旗,象征1945年8月15日韩国光复

今年是“三一运动”和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一百周年,韩国各地相继举办活动对此进行纪念。韩国国家报勋处宣扬局局长李成春向澎湃新闻介绍道,“独立纪念馆今年举办了诸多活动来纪念100周年,但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每年来访问纪念馆的人数都非常多。基本上每一位韩国人都来过这里。”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独立纪念馆展馆内参观的学生团体

除了可以看到历史文物,记载资料,历史场景还原等,展馆内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前来参观的众多青少年。在空间并不大的展馆内随处可见一个个青少年团体前来参观。

在韩国抗战史展示馆的一个角落,可以看到一群小学生手捧教科书面对老师席地而坐。据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那位历史老师直接将历史课搬到了纪念馆来上,提高学生们的参与度从而加深学生对历史的理解与记忆。这种现象在韩国并不少见。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的韩国留学生崔娜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韩国包括历史教育在内的教育都十分重视受教者的参与性,“那样的话我们可以学习到更多东西”,崔娜罗说。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在独立纪念馆展馆内听课的学生团体

韩国十分重视历史教育,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历史教育。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师张汉林2017年曾在《国家认同:历史教育的基本诉求》中指出,当下,无论是西方大国,还是东亚国家,均在不同程度上强化历史教育。历史教育在韩国地位极高。

2006年、2011年,韩国政府先后两次颁布《历史教育强化方案》,以法律形式来强化历史教育。2016年3月,韩国规定所有考生在高中必须考韩国史。此外,《韩国公务员任用考试令》则规定韩国史是韩国公务员考试各层级的必考科目。张汉林指出,历史教育塑造国民的历史记忆,对构建国家认同至关重要。

独立纪念馆工作人员李女士(化名)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在纪念馆内有两个最大的项目。一个是“独立军体验学校”,另外一个是“独岛学校”(日本称竹岛)。“独立军体验学校”主要是让青少年体验过去独立军的日常生活。关于“独岛学校”,李女士这样解释道,“在独岛问题上我们与日本有领土纷争,历史上独岛一直是韩国的领土,我们让孩子们正确理解独岛的现状,并让他们正确合理地说出为什么这是我们的领土。”

除了上述两个项目外,纪念馆还有三十多个其他教育项目,对象包含初中、高中、小学学生等。 李女士说,“每天来这边接受教育的人次高达三万人,我们在这里教育的不是过去或者现在的纷争,而是让大家自己检讨自己能够为大韩民国做些什么。”

自今年7月起,因日本二战强征劳工问题引发日本对韩限贸,两国争端还进一步扩散到军事安全领域,日韩关系急转直下。在韩国,日韩关系这一话题随之变得尤其敏感,韩国国内也爆发了抵制日货等的反日活动。在复旦大学留学的80后韩国学生梁至善认为,韩国人喜欢日本文化,但是在历史问题上,如果日本不进行道歉则无法原谅日本。

李女士表示,纪念馆进行历史教育的重点是让青少年以及国民客观正确地理解历史,其教育理念是为了实现东亚的和平并完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而不是助长青少年讨厌憎恨日本的反日情绪。恰恰在反日情绪更高的时候,更要努力客观地教给青少年正确的历史。

张汉林在文章中也强调,只有国家认同教育与国际理解教育结合起来,才不会走向狭隘的民族主义。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在独立纪念馆前拍照留念的各个学生团体

“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中韩关系

实际上,韩国对青少年的历史教育不仅在韩国国内广泛展开,与韩国近代史息息相关的类似活动也会在中国举行。11月21日在上海启动的第三届“韩中青春远征队华东地区探访活动”就是其中一例。

本届活动共有44名学生参加,其中中国学生14人,分别来自上海、浙江和江苏等地。韩国学生共30人,包括10名高中生和20名大学生以及硕士生。活动主要探访上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遗址、永安百货大楼、申圭植故居,嘉兴金九避难处,杭州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纪念馆,镇江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史料陈列馆等处。

参加了此次活动的崔娜罗对澎湃新闻说,自己平时不怎么参观这些历史遗址。在韩国网站上关于在华韩国旧址资料也不丰富,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景点。“我们参观后回去应该告诉更多的韩国人,在中国除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还有这么多韩国历史旧址”。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韩中青春远征队”在上海永安百货顶楼绮云阁合影留念

绮云阁就是崔娜罗所说的鲜为人知的在华韩国独立运动旧址之一。绮云阁矗立在上海南京路的永安百货大楼楼顶。1949年5月上海解放,绮云阁上升起第一面红旗。绮云阁不仅是中国历史的见证者,亦是中韩两国友谊的桥梁。1921年,金九、安昌浩等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政要59人齐聚永安百货举行迎新年仪式,并于绮云阁合影留念,记录下历史性一幕。100年后的今天,此地成为韩国人缅怀独立运动家、牢记历史之地。

在中国,不仅是上海,在杭州、南京、重庆、哈尔滨等地都留有韩国独立运动旧址。申用宽表示,韩中两国曾经共同抗击过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当时在中国开展的独立运动也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支援,现在在中国有关韩国独立运动旧址的恢复和保护也得到了中方的大力支持和协助。

作为主要负责在华韩国历史记载与保护的负责人之一,李成春在最近一年间就先后四次往返于中韩之间致力于复原在重庆的韩国光复军总司令部旧址。梁至善则告诉澎湃新闻,韩国国家报勋处和独立纪念馆也常常派人前来中国维护和保护在华韩国旧址。

在中国外交部新闻团访问韩国期间,中国外交部参赞戴蓝称,中方一贯重视韩国在华独立运动旧址保护和管理,中方今年已经完成了重庆韩国光复军总司令部旧址的修复开馆,安重根义士纪念馆重新开放,今后中方还会继续妥善做好有关工作。

反日情绪高涨时,更需要正确客观:韩国青少年历史教育侧记

韩中青春远征队华东地区探访活动启动仪式

韩国驻上海总领馆总领事崔泳杉表示,抗日战争期间韩国独立运动义士金九为了躲避日军追捕,在杭州和嘉兴受到中国人如同家人般的照顾和帮助,华东地区的抗日旧址不仅是韩中两国人民心中共同的历史记忆,更是韩中关系的顶梁柱。

崔泳杉称,1992年韩中建交,虽然两国在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有所区别,但两国是搬不走的邻居。中韩两国应一起生活、共同繁荣。当两国回顾历史时便会发现韩中两国是“没有你就没有我”的关系。

“如果在过去没有你就没有我的话,那么将来也是一样,没有你就没有我”,崔泳杉微笑着对澎湃新闻说。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jyqqw.com/xinwen/134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河南省新郑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大神啊

674

来自江苏省通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小编,你赢了

674

来自江苏省东台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精品

674

来自河南省汝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这里水很深,快上来

674

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有用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