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 >本文

“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

发布时间:2019-11-24 06:39:06   来源:搜狐教育-新闻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网友投稿,经过匿名编辑发布关于"“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

“再这样下去,孩子就要成学渣了。”

小葵妈妈盯着屏幕,在键盘上敲下这排文字,按下发送键。屏幕上是一篇名为《南京家长已疯》的网文,截至目前,这篇微信稿阅读量,已超10万。家长们的担心,随着这篇文章在社交平台集中爆发。

“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

今年9月份开学以来,江苏部分城市的中小学生家长感受到学校“不同寻常的动作”:不布置笔头作业,没有“惯例”的各类单元测试、周测试、月测试,不允许带作业到学校批改,要求学生不透露自己的课外培训项目等,这令不少家长感到焦急。

10月30日晚,南京市教育局通过其官方公众号发布回应文章,称近期该市确实开展了义务教育学校违规办学行为问题专项整治专项督查行动,“但存在对督查工作理解不准确、执行规定简单化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和部分家长的误解。教育部门将及时纠正偏差。”

从10月开始,这场专项行动还在持续,而除了南京,江苏其他地区以及隔壁的浙江教育减负措施,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红星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实行减负后不少家长找到了新的应对之策“校内减负校外补”,一些学校出现了校内写作业托管班,而课外辅导班的咨询量也在增加。

对此,红星新闻尝试采访南京市教育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切以官方回复为准。

初中学生家长应对方案:校内减负校外补

小葵妈妈是一个普通上班族,儿子在南京一所民办初中读书,儿子的数学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他周一到周四住校,周五回家,还报名参加了校内数学兴趣班。”不过最近,这样的场景发生了变化。到了放学时间,按照原来的计划,儿子应该坐在教室里提前学习相应的课程,如今,却坐在寝室里刷题。

“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

小葵妈妈听到孩子在背“标准答案”

实际上,在10月底小葵学校不月考、不补课、也没有课外题了。没有了校内提高班,没有了课外辅导书,小葵妈妈想到了应对方案——“校内减负校外补”。11月以来,她在家附近咨询培训机构,考虑给本就报了课外辅导班的儿子,再报一门数学补习班。

她的同事小宋妈妈,其儿子在另一所民办学校读书,明年即将参加中考。在这关键的一年里,学校历年都会在初三进行晚自习。但自从检查开始之后,晚自习也取消了。小宋妈妈联合班级其他家长集中凑钱,到校外租了一间教室,请老师给孩子们上课。家长们则每天轮流值班,不仅要负责晚间接送,还要给孩子们订餐。

因为减负,江宁区某中学的放学时间提早了半小时,而且作业量也减少了一部分,但向同学却不觉得自己每天剩余了多少的时间。“绝大多数同学都报了语数外的辅导班,就算提前下课,也是去辅导班。”向同学说。

11月10日,记者走访了南京不同地区多家教育培训机构。一家教育机构表示,教育减负以来,咨询的家长确实有所增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来这报名的学生,参加的多为语数外的主科补习。当然,教育机构也会配几位物理、生物、化学等理科老师,因为相比文科类补习起来实操性更强。

补习的费用,以其中一家为例,初中课时费从200到400元,80个课时起报,也就是说,不到一学期的课程,需要1万多元补习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位教育系统官员表示,江苏多个城市的义务教育阶段以公办力量为主力军,主要是通过公办教育在校内完成的,但省会南京的教育市场化程度更高,各类校外培训机构发达,义务教育阶段很多内容从校内转移到校外,因此减负在南京发酵不排除各类机构的煽风点火和家长的盲目从众。

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小学师生支持度更高

无锡某公立初中任教英语的周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学习上,学校和老师也不敢松懈。”这位老师表示,为此10月学校开通了一个可以让学生登陆学习的app,学生可以预习温故功课,还有老师在线答疑。

相对来说,小学的老师和家长紧迫感则没有那么强烈。

徐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文老师在10月接到学校通知,要求作业完成时间不能超过50分钟,一学期两次考试,均不排名。对于每天布置的作业,她一直都是以巩固当天课程内容为主。“对学业压力较轻的小学生来说减压带来的影响不大,我本来作业量也不多,家长想了解学生情况可以来找相应的老师,不用看排名。”

家住上坊保障区的刘旺刚读小学一年级,周五提前了半个小时放学。不过因为爸爸上晚班,背着书包的他又回到了学校托管班,这是专门针对放学后暂时没有家长接送的孩子设置的。

刘旺表示减负后学业轻松了不少:“相对于语文,我更喜欢数学,所以作业减少了,我当然开心呀,我可以多看点课外书了。”而刘旺的爸爸也没专门给儿子报补习班,他觉得孩子还小,没到特别急迫的时候。

普职分流之忧:折射职业教育的尴尬

中学家长的焦虑,主要来自于迫在眉睫的“升学分流”。

在采访中,部分家长反映,在南京至少要上4星级高中以上才有可能上一本和重点一本。“普通的高中基本上能考个二本、三本就不错了。”

4星级高中,是江苏省教育评估院对普通高中实施的一种最高等级鉴定。2003年7月,江苏省教育厅为贯彻落实省政府《关于加强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精神,决定在全省范围内不再验收省重点中学,实施普通高中星级评估。被评为四星级的高中有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金陵中学等26所学校。

不过,能不能考重本并非所有家长需要考虑的问题。职业教育的分流,才是家长对孩子前景的忧虑。

据江苏教育新闻网,2019年南京全市普通高中招生计划在2018年基础上增加约3000人,达到3.1万人。而参加2019年南京中考的人数约5.1万左右,普通高中录取比例约为60%。

实际上,这个升学比例已经是增加之后的结果。

据《2016年南京市中考指南》,南京市安排2016年高中阶段各类学校招生计划47565人,其中普通高中25060人。这意味着,当年有21940名初中生不能进入普高学校,约占总中考人数的46.6%。

2018年6月15日,江苏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江苏高中招生、高考改革以及高考命题等事项,其中对“职普分流”也进行了反思。据媒体报道,对于职普比例,江苏各市今后不再下指标,不做政策刚性要求,而是要结合本地实际,充分满足学生自主性的要求。在上述会议上,江苏省教育厅提出,未来的目标,一是部属院校江苏招生比例不低于25%,3年内逐步达到30%;二是省属院校增加省内计划,确保大于50%。

“南京家长已疯”刷屏:初中家长“校内减负校外补”,有学校开通线上学习

南京市教育局回应

专家:过量和无效的负担才是问题

据新华网报道,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合理的课业负担是必需的,学习不可能没有负担。科学减负应当有增有减,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增加体育美育劳动教育。他表示,我国义务教育和高中课程方案、课程标准科学设置了学生应当完成的课业内容,减负不是降低课程标准和学业水平。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减负令”要警惕“局部减负、整体增负”。如果减负政策盯着学生的作业、考试、排名做文章,表面上看,这直接地解决了学生作业多、考试多、排名压力大的问题。但实际是一种减负思路简单化的行为,必然会导致校外作业增加,而再治理培训机构供给,就会抬高培训价格,这是基本的市场逻辑。沿着这一思路走下去,学生的学业负担不但不会减轻,反而会制造更严重的焦虑。

“因此推进教育评价体系改革以及推进基础教育均衡,首要责任都在教育部门。这要求对教育考试评价、学校招生、教育资源配置,进行全面改革,也就是对教育部门进行改革,调整原有的权力与利益结构。”熊丙奇表示。

10月30日晚,针对“南京家长已疯”一文引起的热议,南京市教育局进行了回应:一是,近期确实对义务教育学校违规办学行为等问题开展了专项整治专项督查行动;二是,存在对督查工作理解不准确、执行规定简单化的现象,引发误解;三是,对督查整治中发生的偏差,要及时纠正,确保义务教育规范有序发展。

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联系南京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复:以官方发布内容为准。

11月14日,南京召开教育大会,南京市委书记针对“教育减负”这一热点,提出决不能把素质教育和升学考试简单地对立起来,该减的要减、该增的要增,教育部门要把担子扛起来,老师要真正立德树人,最终确保负担减下去、质量提上来。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李文滔 发自南京

编辑 龚锐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jyqqw.com/xinwen/124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滴滴一下

947

来自辽宁省大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学习了

947

来自山西省汾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来的正好,支持一下!

947

来自浙江省建德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点赞,是一种态度。

947

来自河南省新郑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大神啊

947